躺尸咸鱼D2O

关于

【奥尔光】嘿,我说(又名光呆唠嗑)

发现忘了去掉地址只好重发
•其实是把刀子,不过这个人文笔太烂写什么都像念经
•你觉得这种小学生文笔可以避免ooc吗
•公式光呆,第一人称唠嗑系列
•可能会有后续,只要我能在大半夜睡不着+翻滚
•因为和个人经历融会贯通所以画风亦真亦幻,也算是我送给一个人的吧
•真的小学生文笔你想回到看图写话的年代吗
•3,2,1





我曾试过各种方法去忘记一个人,但后来失败了——并非我做不到,只是因为我发现自己根本无法让那个人离开第二次。
  就像在洞穴中行进,你是不可能熄灭你的火炬的。
  我不喜欢有人提起那个人,而且我至今也没有真的像朝气蓬勃的同伴们一样满心希望。尽管阿尔菲诺先生已经把我送到酒馆让我喝了一杯又一杯,把内心想法吐露一次又一次。
  没有用的,我,海德林的使徒,拯救某某某的大帽子下的走狗,说温暖就只有这么一股,说信仰就只有这么一个,唯一且重要。所以我也很鄙视伊修加德正教的行径,他们也许不会知道信仰对一个人的重要性,在他们心中,那或许只是个工具。
  所以他们在剥夺别人的信仰时,才会如此的毫不犹豫……
  其实我也说不上来那个人对我意味着什么,但如果让那个人消失,我是难以接受的。永别那天的黄昏确实美丽,至少从观景的角度讲如此。这座已经刻上雪的,千年的皇都,动人心弦的黄昏太少了。圣洁的教皇厅被这样的景色渲染——晚霞的艳红,浮云的火红,可惜多添了殷红一笔;动人心弦,然后断人心弦。
  在这之前我总是忍不住的幻想,我们的胡须长于鬓发的那天。我们在宝杖大街上漫步,任由小孩子对我们满是皱纹的脸颊开玩笑;我们乘坐飞空艇到大陆各个地方游览,我讲给你这冒险经历中有些冗长的故事……如果有永恒,如果有可能,我们要等到库尔扎斯不再风雪弥漫的那天——这可是你说的。
  我披星戴月的奔波,沾到枕席时却睡不着。长夜漫漫,那天过后我不再习惯于安然入睡,人生漫漫,我还在探索怎么点亮心中的希望。
  这和那个目光坚定的,独当一面的光之战士差别很大,是吧。
  遇见你之前,我还是那个傻傻的冒险者,为了不同人的意愿四处奔忙,后来,我才知道自己活着本来的面貌——我是个普通的人类,多少使命也不能磨灭我的人性。每当你热切的话语从我的双耳进入我的内心,每当你激情的鼓励给我继续努力的意志,我都感觉自己被你影响,为你那像熊熊火光一样热情的灵魂振奋。那是一段艰难的岁月,你的存在,让我甚至开始渴望再艰难一点,再听见你两句话。
  后来,在每一个如今夜的夜晚,我不停审问自己究竟活成了什么样子。我不断意识到曾经自己是多么弱小,你又让我的精神多么强大——相比之下,我之前那些所谓英勇的行为都不值一提了。
  羽毛笔绝望地蘸着墨水写下一行又一行,明天我又要被拉去讨伐什么蛮神,为了守护你热爱的土地,我还是选择了义无反顾。毕竟我们是挚友啊……
  希望你能看见,希望你能明白。
 






















未完待续。
 





评论(2)
热度(18)

© 乙酰水杨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