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尸咸鱼D2O

关于

【奥尔光】不要说话

听着歌突然就来了灵感,头一次写的这么一气呵成,有糖有刀大概,还是一如既往的小学生文笔
灵感来源:陈奕迅《不要说话》,配合bgm食用更佳 【划重点】
我发誓我真的好好写了,ooc不能怪我【滑稽】
大概就是根据歌词脑补,真的配合bgm食用炒鸡好吃【露出了厚颜无耻的嘴脸】
搞事文体和随缘文笔的碰撞系列
好吧废话少说,直接上文 ps.医生的歌真的好赞啊根本停不下来
请滑动屏幕_(:з)∠)_






































『深色的海面布满白色的月光』
  蓝灰色头发的精灵男子怔怔地望着前方的景色,这是在库尔扎斯长大的他第一次看见大海。除了他之外的第二份体温是这趟旅程的惊喜——人族青年的脚踝被捷足先登的浪花打湿,海风吹动他干净利落的短发。
  奥尔什方一步一步向水中走去,直到海水浸没了他的小腿,而那个沉默寡言的光之战士,被扑面而来的水花吓了一跳——他的挚友那奸计得逞的表情说明了所有。
  太阳海岸的太阳逐渐西沉,皎洁的月光让海滩的每粒沙子都像是小而精致的珍珠。两个人平躺在沙滩上,呆呆的盯着天上的月亮,慢慢地,慢慢地,海面汇集千万条银丝,这银丝又被波纹扰动而变得凹凸不平……
  光之战士感觉身边出现了异动——精灵男子侧过身,亲吻了人族的脸颊。
  那月光和海面,竟纹丝不动,似乎是不忍打扰那两个只穿着泳裤的人,那两个微红的面庞。只可惜夜已深,其他的什么都看不清。
  潮水温柔地涨落,天亮时,他们发现自己是抱着对方入睡的。
 

『我以为你懂得每当我看着你』
  伊修加德砥柱层,福尔唐伯爵府。
  骑士向有些苍老的伯爵发誓,那是一个神圣的誓言,是为了盟友的誓言。在去执行任务前,奥尔什方看了光之战士一眼,正看见他脸上的坚毅。奥尔什方知道他的每寸肌肤都饱经了风霜,知道他厚实的胸膛上不止有肌肉,还有数不清的伤疤。
   骑士手中的盾牌, 有着非凡的意义——保护盾牌后面的所有人,当然,有时不包括自己。奥尔什方早已下定决心,不能再让人们的英雄,他的挚友受伤。想到这些,他居然忘了移开自己的眼神。
  光之战士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改变,也许是风雨让他不得不隐藏自己的七情六欲吧。奥尔什方没有得到挚友的回应,眼神暗淡了下来,头微微垂了下去。他的挚友回眸时,看到了这一幕。其实奥尔什方想的他都知道,他们彼此已经太熟悉了。但是偏偏晚了那么一刹那,就没有人知道骑士是否领会了英雄尽可能避免与隐瞒受伤的心思。
  两个人的呼吸都加重了几分,其实保护与支持,早已是相互的了,何必在乎这眼神?后知后觉的是这样的痴情人一双。他们一直都支持着彼此,这是不动声色的默契。
 

『愿意 用一支黑色的铅笔』
    光之战士拿着一根笔在纸上涂涂抹抹,显然,他的绘画技术并不怎么高超,只能勉强看出纸上是一张人脸。他似乎也为自己的画技感到愧疚,犹豫好久才在纸上写下一行字迹:“奥尔什方·灰石”,然后匆匆将这张纸压在了一摞书的底下。
    次日,奥尔什方敲门后进入了他的房间,光之战士正要问他来干什么时,精灵男子问道:“我可以借一本书来垫桌脚吗?”
  “可以可以!”光之战士让奥尔什方从自己书桌上的废旧读物中拿一本薄厚合适的。奥尔什方将书搬起,准备拿走底下那本,突然发现桌子上有一张纸。
  这张纸,并没有什么不妥。
  光之战士当场就吓懵了,所幸奥尔什方并没有什么反应,像是没看见一样,表达了自己十分感谢后拿着书走了。
  大概一个月后,某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光之战士坐在炉火旁,静听与暴风雪相伴的呼啸风声。奥尔什方这次没有敲门直接走了进来,二话不说,雷厉风行,上来就把还算健壮的光之战士逼退到了自己的落榻之地。
  还是这个夜晚,两个纠缠在一起的人中的一个说了这么一句:
  “你就把我画的这么难看吗?”
  风雪没有停歇,那撕心裂肺的咆哮成为了一段伴奏。
  附和着两个人的,友情岁月。
  “奥尔什方是个变态,看见人就想着肉体,还特别小心眼,特别记仇。”光之战士如是说道。
 

『请原谅我 不会说话』
  大概,一块石头,是不会说话的,无论它被雕刻的多么精美,它终究没有生命——那么失去生命的体现,是否就是从一副躯体变成一块石头?
  光之战士坚信,这块石头虽然不会说话,但它会倾听。因为面前那个一动不动的家伙,是有灵魂的,那曾是个话有点多的灵魂。
  每天都有人变成石头,却没听说过石头会变成人的,所以一旦石头有了生命的特征,那就是奇迹了,那是可以传为佳话的,天地可鉴的执念。而美名远播的光之战士,佳话多了也并不沉重。
  他听见他说,说挚友我很想你——不,他听不见了。光之战士期待奇迹的发生,但他所有的哭喊,所有的倾诉,所有无解的疑问,都只是浩如烟海的以太界的一丝水纹。
  奥尔什方回来了,奥尔什方消失了。光之战士看了看自己暴露在外的腿部,没有人为他盖被子,不会有人知道他睡眼惺忪
  他不会再嫌弃单人床睡两个人的拥挤,不会再阻止奥尔什方满嘴跑的载满肉体的火车,不会再在奥尔什方打趣自己时反驳……现在他们的默契被一分两半,一半坠入黄泉,一半不停前进。想做的,做过的,都没有了机会……不,奥尔什方一直在光之战士的身边,一直都在保护光之战士,一直用自己的精神给予他力量,一直都在他的枕旁,甚至偶尔还会讲一段幽默的睡前故事。
  “只不过你把那块石头当成我了,而且它并不会说话。”
  后来某天,光之战士真的看见了奥尔什方,他们牵着手,不知不觉又来到了太阳海岸。
  “这次,换我先来。”
 

 
   
 
 
 

评论(1)
热度(35)

© 乙酰水杨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