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尸咸鱼D2O

关于

【林方】题目……就这样吧

第一次写深夜60分,ooc慎点,顺便梗不确定有没有太太写过,侵删。巨扯巨扯求喷的轻点……顺便小学生文笔……



  林敬言触摸着那人冰冷的指尖,眼神里流露出难以配比的情愫。平光镜从鼻梁滑落,林敬言并没有去扶,只是任其下坠,任波涛在僵硬的脑海中肆意汹涌。黄金右手此刻冷的刺骨,冷的伤心,让林敬言不得不叹服命数的颠沛和己身的卑微。回忆像唱片转啊转,唱针却划过一道道伤痕。当年的此时,暖得无法忘记。
  初见时的炽热,还有爱那份至死不休的余温……生活像狂风过境带走了林敬言的淬火和温度,又奈何不肯爽快的把那些难以连理的,难以忘记的曾经风卷残云。
  冰封锁了思考,封锁了林敬言的手臂,不能活动,抱不住最爱的你。下一步该如何继续,如何面对欲哭无泪的迷惘,都不得而知,唯一确定的,只有那段时光的句点,其实连句点都一走了之。方锐你……
  耳畔传来一句老林。
  这不是幻象,雪再大,风再狠,你的声音永远清晰。
  "好他妈冷"

评论(1)
热度(5)

© 乙酰水杨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