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尸咸鱼D2O

关于

【全职双花】花朝

妹子的点文。不知道撸了多久憋了多久才撸出来的文。滚去渣基三撕父本来半a为了花朝节终于回来后来花朝节活动没结束就卖号了……大概是为撕父而写的吧……当然也为了那个愿意点我文的妹子。脑洞画风都在ooc的光环下更加清奇,说是花朝节其实和花朝节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极其混乱的逻辑和bug一起构成了险象环生的小学生流水账体。对不起国家系列。求轻喷当然欢迎自动马修去看太太的文章赏心悦目冷茎一下。辣鸡渣文占tag非常抱歉,那么不bb了正文放上来。

·并不古风的古风
·严重ooc
·不喜勿喷真的只是占tag
·肉眼可见的bug比字数多系列
·再次致歉

 

  1.
  花朝节,顾名思义,百花的生日。
  二月十五日,山中的花开得已然颇为旺盛,衣袂一挥,就带得走半袖春光。如此景象,让背着行囊的张佳乐沉醉不已。山穷水尽,小径贯穿了花朝的幻妄。
  沿路走去,山门旁一男子浅笑恭迎。
  反应过来的张佳乐忙行了个敬师礼,面前的人看起来不过与他一般大小,却是看起来无论文才还是武道皆入超然之境,虽一言一行颇为和蔼,却有能定住千军的气势。
  “阁下既上山修行,你我今后便是师徒,又何必拘礼?”他笑得爽朗,倒是侠者的快意恩仇。张佳乐因为生疏显得格外沉默,只是在旁边诺诺几声,不敢多言。
   “既然徒儿拜入为师门下,那么为师便要一试徒儿的武功,不如比试一番。”
   典型的摆架子行为,看起来特别幼稚,但确实深刻的让张佳乐认识到了自己的尴尬,于是只好作揖道一句承让,拔剑应战。
   软绵绵的剑法,至少孙哲平看来如此。花朝节上山的张佳乐,用起剑来倒是催得桃花如雨红乱坠,颇有几分女儿家的矫情,而孙哲平一直看不起这种矫情。剑,不应该是潇洒的吗。
  这也让当时才刚刚问得张佳乐姓名的孙哲平下定决心,改变这种有气无力的剑势,改变看起来就很虚弱的张佳乐本身。
  来年花朝之前,他相信可以。
  桃花重复着去年的血红。
  2.
  看见在风中瑟瑟发抖的张佳乐,孙哲平无奈扶额。立志要把他调教成用剑干净利落的师父看见徒弟如此在覆满白雪的山间病弱不堪,自然不会好受。
  烫了一壶酒,热气蒸腾着,张佳乐舒服了些。自己不堪严寒,连剑都舞不动,他感到深深的愧疚,感觉辜负了孙哲平一直的心血。孙哲平同时也在思考自己是不是太惯着爱徒了,毕竟是唯一一个愿意跟嚣小之辈习武的人,还与自己一般大小,两个年少轻狂的人还真有点惺惺相惜。
  只不过一看张佳乐出剑招,孙哲平就浑身难受,骨子里的难受。还打着哆嗦,张佳乐又在练习孙哲平教的剑法,现在他也炉火纯青,剑出眼花缭乱,接着如天女散花,不由得让孙哲平想起他上山的那天。
  二月十五,百花伊始。
  筋疲力尽,张佳乐倒在雪地上,孙哲平赶忙把他扶回榻边,在小屋里继续煨桃花酒。
  不知为何,张佳乐体弱易昏厥,试尽百草良药皆无用。孙哲平憔悴不堪之际,不小心打翻了桃花酒,张佳乐居然顿时精力充沛。
  酒已沸,张佳乐低声喃喃着什么,睁开了双眼。
  撞上孙哲平炽热的眼神,便锁住了他们两个人一辈子。
   3.
“张佳乐你这逆徒……”
  依然二月十五,春光如旧。
   4.
  快开春了,张佳乐似乎顿悟了什么,剑术突飞猛进,一改以往的缠绵,甚至胜过孙哲平几招。感觉不可思议的孙哲平惊讶到张佳乐在这一年之内的长进。
  只不过,都不太了解彼此。
   5.
  这次,张佳乐真的是头昏目眩,躺在地上体力不支。看他惨白的面色,孙哲平赶忙把脉。彻底紊乱的脉象也是让张佳乐死罪难免,活罪更难逃。焦急的一晚上,张佳乐几近气绝身亡。桃花酒烧得滚烫,却也是终归无用。
  小炉被打翻。
  夜色散去,他醒来。
  醒来只看见倒下的孙哲平。
  好像刚刚开放的桃花被砍去桃木的枝干。
  6.
  怎么……
  孙哲平皮肤粗糙的质感让张佳乐意识到这只不过是个土梗罢了,指不定出自哪里的巧匠。
  是嫌自己太麻烦直接放弃了吗……
  为什么不直接把自己驱逐……是有多恨……
  胡思乱想中,张佳乐看见了桌面的纸条。
  "病气惨戚戚,在此祸闲人。吾心芥蒂起,身离志不平。"
  张佳乐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看完的,他也似乎参透了自己在孙哲平心中的地位,惨戚戚,在他的祸害下孙哲平是何其悲惨。
  “你如此绝情,为何我还偏偏放不下。”
  张佳乐忽略了孙哲平为什么离开的这么蹊跷,这么用心良苦。
  7.
  一身黑衣的人憋住咳嗽,费尽心机追到不起眼的过客旁。怕惊起风吹草动,他连呼吸都屏住,距离近到陌生。
  看着孙哲平走进了那家医馆,这是天下素有名气的神医所开的。黑衣人伏在墙外,仔细听着对话内容。
  “这病气还是逼不出吗。”
  “你翻壶桃花酒倒是轻松救人一命,可是这病最后入你的骨比在他身上还深啊……”
  “以往不管怎样,那一壶桃花酒总能让他好起来。你不必太操劳了,这都是我自愿的。”
  “医者的本职不能忤逆啊!你就没想过再一壶桃花酒,把病传给谁吗?”
  “他的苦,只能由我一人担,自从那年花朝他一句师父就注定了……”
  “我们好歹半辈子交情,这话我也就跟你说。”孙哲平补上一句。
  两个人都在叹息,或许还有第三个也说不定。
  8.
  黑衣人已经站在门口准备进去,孙哲平赶忙对着郎中诅骂道:“这逆徒,病殃殃把祸根埋给我!不幸啊!倒了八辈子霉……”
  “孙哲平!”刃已经架在脖子上。
  “张佳乐你这逆徒,还有脸找我!堂堂大丈夫竟然如此险恶,不配当年我那一身正气的武学!”
  一咬牙,张佳乐准备用力,手腕却被孙哲平紧紧抓住,反手剑刃已经朝向张佳乐,孙哲平却握着张佳乐的手把剑插入自己的胸膛。郎中本来要出手相救,被孙哲平的另一只手制住。
  终于在二月十五,谁负了谁彻底说不清楚。
  最后谁葬在哪,医者不知,世人更不。
  或许他们的选择都很蠢吧。
 
 
 
 

评论
热度(10)

© 乙酰水杨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