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尸咸鱼D2O

关于

【全职林方】玄鸟(一)

最近脑子乱成一坨,点文暂时先放放吧……还是想在迷惘期写一下本命cp,所以各种坑都有。这次少说点废话,反正就是特别渣特别扯的ooc系列,求太太能指点qwq

·bug预警
·小学一年级作文预警
·纰漏比字数多预警
·占tag致歉





1.
  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宅殷土芒芒,古帝命成汤,正域彼四方,方命厥后,奄有九有……
  胡地尘埃滚滚,除了风声嘶吼,也只有寒鸦惨叫两三声,凄绝惨绝。
  当年玄鸟降世,传与殷商龙脉,却还是毁于纣王之手,没有再在鹿台上看一眼朝歌的时间。后人再传唱武王功业,也只是连带句妲己祸国,纣王昏庸。
  商纣,力能扛鼎;自己,似乎一无是处。
  格子之内的江山容不下格子之外的人。
  林敬言手脚还戴着枷,向所睥睨的臣服。如果说帝王拥美人还情有可原,那他这断袖怕是连体谅的人都没有。怪不得那天肆意狂游花街柳巷,只怪那些女子中出尘绝艳的他。
2.
  那次林敬言出宫游乐。
  红墙之外是京城著名的花街,一身寒酸的布儒装扮走进游览自然会遭冷眼。林敬言刻意装作整理衣袍,露出系在绶侧的物件——金镶玉。那些人的眼神经过珠光宝气的过滤,变得温和了许多,也腐臭了许多。大招牌下,有个被香熏得麻木的女人往玉佩的方向一瞟,便走到林敬言身旁,谄媚地说“官爷,请问您想找哪位女子啊?”
  蒲扇后露出一双清澈的双目,但眸内所写的却是薄鄙,对那些嘴脸的薄鄙。林敬言恭敬地搪塞着为了绕到后面一睹那人真容的言语,同时刻意显露身上的财物,勾的那女人两眼发直,离魄失神。
  “客官您是断袖吗?对不起在下不能和您风花雪月。”
  林敬言双目死盯着他,盯得他脸上挂了许红晕。这样的对视动容了林敬言,让他觉得是不是所谓伦理在这样一双眼睛面前都是无所谓的。这样的注视让双方都不太好受,于是林敬言开始生硬的闲聊。
  从正午漫谈至斜阳西坠,林敬言真正得到的信息却只有寥寥。他叫方锐,是被青楼女子收养的遗孤。不过可圈可点的是,这个不解风情的小少爷居然熟络一些之后性格毕露,口中谈吐风趣了不少。
  之后,林敬言每天都会来花街,都不近女色,只是和方锐谈天谈地谈玄,谈到兴处,便就酒一杯,逼出两句醉话也是颇具闲情逸致。
  这样不知多少天了,也有东西在萌发。
3.
  朝堂乱作一团,让林敬言下不来台。朝臣们对林敬言每天出宫玩乐的事高谈阔论,有的甚至不用敬语相称,公然指责。清了清嗓子议论仍旧继续,林敬言却是面不改色,拿起龙案上的毛笔,圣旨一挥而就。总管接过圣旨,高声朗读。
  “奉天承运,皇帝……”臣子们的气焰却更加嚣张。
  “不必读了,有劳。”林敬言小声打断。
  缓缓走下龙椅,视若不见群臣的目光,脸上还带着温文的笑容。行至大殿前,林敬言把圣旨给殿前侍卫看了看。
  侍卫冲进了朝堂,抓住了几个放肆者。
  “近风寒昌盛,朕今日遣几位臣子回乡修养一年。”林敬言声音很轻。
  “退朝。”
  人心不稳,这一脉天命,怕是要断了。
  匆匆换掉朝服,林敬言还是去了花街,今天他要对那个已经相当熟识的面孔做些什么了。
  “方锐……我……”
  “林公子,我喜欢你。”
  “我也是。”林敬言不顾周围人的白眼,抱着方锐出了巷子,进了宫墙。
  4.
  “你是……皇帝?”
  “你可以是朕的皇帝。”
  堵住嘴,是最好的解释。
  方锐难以接受这样的情节,但一句话都说不出,只能看着像过往云烟的光景。宫中人也憋住议论纷纷,整齐的跪下,却等不到平身的下文,    人们都会在背后去说恶毒言语,在当面却只得陪笑。
  “这宫中美景,你可有何形容啊?”
  “天命玄鸟,降而生商。”
  “为何?”
  两个字咬下去,林敬言心头一颤。小时候读书,看到这句便问先生何解,先生是当时的大儒,给他详细解释了整首诗的含义,连带商的从盛到衰,说商纣宠爱妲己,懈怠朝政,终于被周武王灭掉了。
  林敬言把方锐抱得更紧了些,臣子在朝堂上的放肆绕来绕去。
  勤政爱民……天命玄鸟……武丁之治……商纣亡国……
  这些都是过去,方锐是真真存在的。

评论(1)
热度(3)

© 乙酰水杨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