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尸咸鱼D2O

关于

【奥尔光】东洲志怪01

cp:奥尔什方/光之战士(公式光),最近感觉民国风好赞就强行整了一些奇奇怪怪的设定愣是钻了吉田的空子把奥尔光这种看起来怎么都扯不太远的cp想办法整到了一个可以强行伪·中华民国的地方,目测会持续更新,不过这玩意已经扯得我自己都难以看下去相信后续靠着我禽兽不如的文笔一定会圆回来?好吧并不会
·花式私设
·还是有点ooc
·md我ff14的世界观
·强行扯伪民国
·正文还没完全开始
·如果感觉这个脑洞有期待值请务必小红心小蓝手砸过来
·mdzz系列欢迎捉虫求嘴下留人
·以下,正文
















 

chapter.1 黄昏湾的黄昏

  故事还得从那天说起,福尔唐家的骑士老爷和名满艾欧泽亚的光之战士迎来了难得的蜜月,甩开了拂晓的熊孩子们和营地的繁忙事物,两人骑着陆行鸟从库尔扎斯愣是走到了黄昏湾,对没错,骑着陆行鸟走到黄昏湾。
  好像有句话叫“随鸟走天涯”,而且听说他们骑的还是限定款双人陆行鸟——没错就是以太烙印送的那种。
  他们这次的终极目标是广袤的拉诺西亚地区,斟一杯葡萄酒,吃一个香橙,听潮起潮落,看日沉日升,从天光乍破走到暮雪白头,他们爱黑衣森林习习的晚风,也爱萨纳兰火热的太阳,就这样两个人背着行囊,带着干粮,愣是到了黄昏湾。
  黄昏湾,自然以黄昏为最美;若说萨雷安美在星空,而这里则美在那不甘退场的旭日,直到大海也被暮晖染得黄中带红,船一只一只,来来往往……奥尔什方和光之战士便上了其中一艘。
  海浪让船只颠颠簸簸,夜风也不断嘶吼着,奥尔什方发现了在椅子上蜷缩成一团的光之战士,便用自己的身躯给他温热。
  小船儿轻轻飘荡在水中,迎面吹来了凉爽的……呃……飓风。
  现在颠簸的感觉已经很明显了,而且是大起大落,光之战士见情况不妙,拉着奥尔什方到了甲板上,看着远处太阳海岸的以太之光,怒由心中起,恶向胆边生,调动海德林的恩赐——超越之力对准了已经可以看见的水晶,愣是顶着狂风暴雨修改了这艘船樯倾楫摧的命运。
  传送魔法的威力只传送一两个人还是可以驾驭的,可要是一艘船上十几二十个人就会带来损伤,不过这次光之战士居然一根汗毛都没伤到,只不过他和奥尔什方睁开眼时总感觉面前的以太之光很诡异。
  另一方面,太阳海岸的人们看着又一场暴风雨。
  两个身着艾欧泽亚服装的诡异男子迅速被围观,黑发的男女让光之战士很快想到了多玛和东洲,可东洲和北洲不应该是加雷马的土地吗,为什么这里帝国的科技痕迹几乎不存在。
  很快走来一个看起来深沉而睿智的女人,她用尽可能亲切的语调说她来自萨雷安,听到这个奥尔什方不由得做了个表达喜悦的表情,不过显然女人的眼神有一丝诡异。
  光之战士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打量着女人的衣着——和艾欧泽亚个别女性穿着的旗袍别无二致,围观的男女也穿着长衫和旗袍。
  为了摆脱被一堆人盯着的尴尬,光之战士和奥尔什方四目相对,决定跟着这个疑似萨雷安人走试试。
  穿过挤满小贩的巷子,女人将他们带到府前,朱门紧闭,把守在门前的家丁看见两人时迷惘的眼睛仿佛写着艾欧泽亚体的卧槽,这样尴尬的场面约莫持续了五秒,他才毕恭毕敬地把门打开。
  光之战士想移开目光到周围的街景上,却在寻觅的过程中撞上了奥尔什方炽热的眼神,这羞耻的一幕让他想逃离,但是像被摄魂一样情不自禁地跟从,两个人就这样眉来眼去,忽略了穿过回廊的风声。
  大堂里三个人围桌而坐,女子毕恭毕敬地端来两杯茶,光之战士举起来嗅了嗅,有些狐疑的抿了一口。
  苦尽甘来,唇齿留香。
  “这么说你们是被传送来的?”
  “当时本来是朝着太阳海岸的以太水晶去的。”光之战士如是回答到。
  “那阁下知道我们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吗?还有这里是哪?”
  “准确来说这里是东洲人的幻想,你们来到这里的具体原因我一时半会也无法解答。”
  当前状态:光之战士深度懵比,奥尔什方试图插话。
  “东洲人的幻想?”
  “就好像蛮族能靠水晶和幻想召唤出蛮神一样,只不过东洲人召唤的是世外桃源。”
  “可这需要水晶的力量和大量的以太,艾欧泽亚地区以外水晶应该不丰富啊……”光之战士终于反应过来,提出了疑问。
  “人死了灵魂会回归以太界,如果在回归之前将其收集,便有了以太来源,加上一部分东洲人的愿望,终于在人命的堆积下召唤出了乌托邦。”
  “紧紧靠灵魂和幻想就足够吗……”
  “勉强可以,不过要维持却做不到,所以要靠活祭压榨更多灵魂。”
  奥尔什方听了背后一凉,赶忙喝了一口茶。
  “不过你说你是萨雷安人,这又怎么回事?”
  “15年前的事,想必你们也知道,萨雷安人的去向而已。”
  然后,女人对光之战士耳语了些什么。
  “好了好了,我让家丁去给你们备些酒食,你们先凑活穿仆人的衣服,明天你们可以出去逛逛。”
  说着女人转身出去了,奥尔什方苦笑着对光之战士说:“挚友,这个蜜月看来很独特啊,既来之则安之吧,这个萨雷安人看起来对以太学有些研究 。”
  “有去无回吗……”
  说时迟那时快,奥尔什方接过仆人递来的两件衣服,把门关上后一脸恶意的说了点话。
  “挚友,我们先·换·衣·服♂”

各位大佬喷的轻一点_(:з)∠)_我才不会说第一章只是个铺(tian)垫(keng)
  
 
 
 
 

 

评论
热度(5)

© 乙酰水杨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