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尸咸鱼D2O

关于

【奥尔光】东洲志怪02

rt,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给了我扯下去的动力,总之越写越玄学,这么久愣是没写到正文,所以尝试偷换概念?如果上一篇当楔子这一篇大概算楔子的衍生?妈妈我都干了什么
·花样扯淡
·花样ooc
·冠绝小学的作文文笔
·禽兽不如的脑洞
以上,为食用前提示,以下是正文
3,2,1







































chapter.2 舌尖上的东洲

  经历了一番不·可·描·述的过程,两人总算是换好了衣服,朴素的长褂子配上外面的夕阳,他们就这么不明所以地度过了难以言表的一天。
  因为距离近到可以察觉彼此的吐息,神经才会被拉到敏感的边缘,庭院深深,天青欲雨,只有两个人的后院无疑是最动人心弦的,由未知地点而滋生的疑惑撞上由熟悉面孔而泛滥的确凿,醉成庭前落花与坊间流水,也不知是谁的手先握住了谁的,总之黏腻的情丝就这样缠在了一起。
  纠缠滋生出心灵的脆弱,想到萨雷安女人对他的耳语,光之战士的神经出现了震颤,进而牵动肢体,引出莫名的羞耻感。
  当然,这些都逃不过奥尔什方的法眼。
  于是乎,距离更近了,近到可以察觉对方胸口的起伏……
  微雨,雨点用冰凉将两人拉回现实。反应过来的光之战士看见女人在院前注目着他们,感到十分尴尬。
  女人笑得深藏功与名,另一边奥尔什方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打断。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耶利亚。”
  “奥尔什方。”
  耶利亚没有追问光之战士的姓名,只是拉着他们去了客厅吃晚饭。
  走出院子时,奥尔什方看见亭柱上刻着他看不懂的语言。
  其实如果他看懂了,应该会回想起之前的光景。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一出神再审问自己,是不是还很贪婪,想要在雨落之前把距离抹去。
  ……
  桌上的酒食看起来相当美味,光之战士甚至在恍惚间觉得艾欧泽亚三大美食是不是相形见绌,夹起第一块,尝起来很像洛夫坦山羊肉,但口感更嫩,加上独特汁液的调和,酸酸甜甜的,还有一些比较脆的菜搭配——
  “简直……太棒了!”
  光之战士就这么失态的大声说出了感想,还做出了表达愉悦的动作,奥尔什方开始质疑他是不是继营地副长之后又教坏了一个人。而当事人在反应过来一切后开始大口吃饭默不作声。
  “你朋友说话真……有趣啊。”
  耶利亚的话让奥尔什方也埋头吃饭,不予回答。
  要是承认了是我教的,那两个人就都身败名裂了,奥尔什方这么想,他看了眼杯子里的酒,默默把视线移开。
  诸君,我需要伊修加德奶茶——来自某人的内心os
  ……
  吃完饭后,光之战士就不知所踪了,只留下奥尔什方独自接受“噩耗”。
  偌大的府邸,只剩一间房住客。
  “其他的房间都拿去养山羊了吗?”奥尔什方这么想。
   偏远的地方传来幽幽的声响。
  “咩~”
  “奥尔什方阁下不介意只剩一张单人床的话……”
  “不介意不介意!单人床的感觉和挚友的肉体,真是……咳。”
  强大的自制力让奥尔什方克制住了后面话的蹦出。
  “哦对了,挚友他在去哪里了,吃完饭他说尿急就跑了,这么半天都没回来。”奥尔什方使用技能:转移话题。
  “我刚刚看见他在厨房图谋不轨。”
  奥尔什方风一样的朝厨房冲去,推开门看见光之战士手里捧着一杯液体。
  这熟悉的香气……伊修加德奶茶!
  光之战士是不是隐藏了一个属性叫计画通。
  细细品味,这奶茶苦中有甜甜中有苦回味无穷,就是没有奶味。
  “那个挚友啊……奶茶你是用什么做的?”
  “喏,之前喝的茶和罐子里的牛奶啊。”
  “你确定那个是牛奶吗?”奥尔什方忧患的看了一眼那里的透明罐子。
  “不是吗?我看挺像的就没尝。”
  后来,奥尔什方从灶台旁的包装上寻找到了答案。
  其名爽歪歪。









未完待续,欢迎+1s
 

评论
热度(5)

© 乙酰水杨酸 | Powered by LOFTER